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慈溪哪坐人流好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7 15:44:31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慈溪哪坐人流好,北仑好的人流妇科医院,北仑哪里医院做人流,慈溪做无痛人流医院哪个好,宁波华美治疗妇科,慈溪医院正规人流,宁波华美专家能行吗

原标题:独家揭秘史上最大规模的环保大督查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刘世昕

环保部调集了5600名环境执法人员,计划用一年的时间对京津冀及其周边的28个城市进行25轮督查。这样的执法力度在中国环境治理史上前所未有,目标却十分清晰,保卫蓝天。

最新的数据是,4月7日至5月19日,一个多月的时间内,督查组共检查了1.2万家企业,有8000多家企业存在环境问题,其中没有任何治污设施的“散乱污”企业3000家,甚至连北京市区内都有这样的问题企业群。

事实上,环保部每天都在更新问题清单,结论大同小异,问题企业占七成,其中1/3是“散乱污”。

这些数字也引发了诸多讨论:为什么检查的企业中,有近70%的都有问题;“长了牙”的最严环保法已经执行两年,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也进入收关之年,为什么居然还有大批没有任何手续和没有任何治理能力的“散乱污”企业潜伏在京津冀;为期一年的保卫战究竟能不能换来蓝天?

带着这些疑问,中国青年报记者独家专访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局长田为勇,深入了解这轮蓝天与霾背后的博弈。

5.6万家黑户“散乱污”横空出世?

环保部每天公布的问题清单中,一个新名词高频出现——“散乱污”,在田为勇看来,今年的大规模督查中,“散乱污”企业是环保执法人员死磕的对象。

田为勇给“散乱污”企业贴上了这样几类标签:没有工商登记、没有环保手续的“黑户”;工艺落后,不符合产业政策;没有任何治理设施、污染较重;不符合当地规划布局;只有个别经营者受益,严重危害周边群众健康。

这样的“散乱污”在京津冀及周边的28个城市中有多少?环保部根据各地上报的情况初步统计的数字令人瞠目结舌:5.6万家。

“但实际数据估计还要多得多”,田为勇说,从供电部门那里推算出的“散乱污”企业的数量一个更惊人的量级,或许以百万计。仅在廊坊市文安县的几个乡镇就发现了2000多家“黑”胶合板企业,绝大多数都不在地方上报的名录中。

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已经执行两年,为什么今年才开始严打“散乱污”。田为勇解释说,对“散乱污”发力,可以看做是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进入扫死角的阶段。

前期的治理瞄准的是钢铁、化工、机动车等排放大户,随着治理的深入,排放大户被看住后,一些隐蔽的、分散的、不在册企业的污染问题被凸显出来。

尤其是去年冬天几次红色预警期间,环保执法人员在一线发现,“散乱污”这个特殊的群体,其实是很多地方最重要的污染来源。

田为勇介绍说,以北京为例,环保部在去年年底就提出,北京市不能一味地强调外来污染的输入性问题,北京城乡结合部的工业大院对本地污染贡献较大,需要花大力气解决。这些独门独户的院子,关起门来就是一个个隐蔽的污染源。

重视本地“散乱污”治理的内容也写进了中央环保督察组给北京的督察建议中。

就在5月18日的一次检查中,督查组在北京朝阳区发现,治理了多年的“十里河”建材市场仍存在很多问题。30多家石材加工企业无法提供环保手续,无营业执照或注册地为异地,安装有大型切割机等大型加工设备,车间内充满粉尘,部分粉尘未经处理直接排放,粘合胶露天搅拌,VOCs无组织排放严重,车间内异味刺鼻。

也就是在这一天,环保部发布空气质量预警,北京市也可能出现重污染过程。与以往不同,这次超标的污染物是臭氧,而无组织排放的VOCs恰恰是臭氧生成的重要因素。

在督查紧盯的28个城市中,“散乱污”企业群绝非个案,几乎没有哪个省市独善其身。

令田为勇印象深刻的还有天津北辰区刘家码头村,那里集聚了数百家废塑料回收、废旧电器回收、废油桶油壶回收等作坊,以及利用废品加工的小家具、小机械等企业。路两旁堆的化工废料像小山一样,蚊虫乱飞,多处烧荒火点,黑烟四起。

田为勇说,曾经隐蔽着的“散乱污”产业群已经成为今年蓝天目标的拦路虎之一,必须花大力气死磕,环保部的要求是,10月之前,不能完成整治的一律关停。

靠“天眼”指挥,人海战术也得科学发力

一个在业界引发广泛争议的现象是,大规模督查启动的这一个多月间,督查人员发现有环保问题的企业比例高达70%,有的督查组甚至“百发百中”,查的企业个个有问题。这是不是意味着之前两年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放过了这些问题企业,此前的环境执法出了问题?

田为勇说,揪出问题企业的比例高了,是因为这轮督查行动动用了一项在全世界都算得上顶尖的技术,热点网格分析法,利用卫星反演技术,从天上确定了污染来源。

他进一步解释说,通过卫星遥感和大数据分析,专业人士可以获取京津冀地区大气污染累计的浓度数据。环保部门再进一步细化,把整个督查的地区划分成36000个3×3平方公里的网格,并根据浓度高低选出大气污染浓度最高的2980个网格进行重点检查。同时,为了兼顾每个市的污染重点区域,再排序出每个市污染最重的100网格进行检查。

两个数据相加再排重之后,大概有3600个左右的网格是此次大督查要盯住的区域。

田为勇说,过去环保部门也曾对污染企业做过地毯式的检查,但精准度远远不如现在这样,依靠卫星把检查范围锁定的每个9平方公里的网格中。

事实证明,污染浓度高的那个网格一定藏着污染者,要么是钢铁化工这样的大企业,要么就是散户的污染集群。田为勇说,这样靠着卫星、大数据去找隐蔽的污染者,有的放矢,自然百发百中。

通常一个督查组由8名执法人员组成,每轮检查持续两周,而且一定是跨行政区交叉检查。田为勇说,每天每个督查组都会拿到一份来自环保部的检查建议目录,这份名录的依据既有此前地方政府上报的“散乱污”企业的名单,也有卫星数据提供的热点网格浓度排名表,而后者更为重要。

田为勇特别强调,以9平方公里为单位的热点网格排名其实是动态调整的,发现一处,整治一处以后,被整治网格的污染浓度就会下降,退出高危区域,而此前隐蔽着的问题网格或许就会凸显出来。执法人员再按图索骥去找。

另一个提高执法精准度的帮手是群众的举报。田为勇说,大督查中不少隐蔽的污染集群被揪出来,都得益于当地老百姓的举报。

环保部已经通报了一批问题突出的污染集群,包括河北省邢台市经济开发区火炬街道办事处等乡镇集聚的1000余家小板材、板条加工厂;廊坊市文安县、大城县辖区乡镇集聚的300余家喷涂加工厂;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唐王镇集聚了近80家废塑料加工点,滨州市无棣县集聚了一大批废塑料加工作坊;河南省开封市祥符区陈留镇和半坡店乡集聚了近100家预制板加工点。

田为勇说,这些连片的“散乱污”集群完全没有任何治理设施,严重危害当地环境,已经顽疾。但居然有的乡镇还把这样个别人受益、严重损害生态的小产业称之为地方经济支柱。

解决“散乱污”,最终需要地方政府下决心

5月10日,环保部通报称,将对廊坊市的大气治理问题进行挂牌督办,理由是该市部分“散乱污”企业集群违法排污问题突出,而问题的根源在于部分基层党委、政府认识不到位、履职不到位。

这份通报还指出,廊坊市下辖的文安县胶合板企业集群环境污染严重,约2000家胶合板企业和塑料加工企业中,大部分厂区环境脏乱,VOCs排放基本无治理措施,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基本处于直排状态;大城县有色金属加工和保温材料企业众多,厂区脏乱,无组织排放突出,污染物直排问题严重。环保部要求廊坊市,有关督办事项须于今年10月底前完成。

田为勇说,此次大督查不仅要发现污染问题,更重要的是要督促地方政府承担起解决这些问题的责任,既要督企,更要督政。所以在调集5600名执法人员去一线发现问题的同时,环保部每个月还将派出巡查组,督促检查地方政府整治、取缔违法排污企业的力度。

根据发现的问题,从5月起,环保部已经陆续给京津冀及周边的28个被督查的城市都提交了其辖区内的问题清单,环保部的巡查组每个月都将把问题清单上的企业的整改情况梳理一遍。

田为勇说,目前,环保部已经向地方政府递交了2000份问题清单。在以后每个月的巡查中,环保部都要按“完成整改、正按进度整改、整改进度慢、未整改”等四个尺度对地方政府的整改力度进行考核,辖区内整改力度缓慢的地方政府,环保部将进行公开约谈,或是对该地区进行环保区域限批。

在刚刚过去的这一个多月中,田为勇听到的最多的质疑是,环保挥刀斩向这些成千上万的企业,是否会影响当地经济发展。

在田为勇看来,这正是地方政府需要给出答案的问题。这些“散乱污”企业,绝大部分没有工商登记,对地方经济其实没有任何税收贡献,但却给地方留下了环境的烂摊子,整治和恢复的费用难以估量,危害群众健康的损失更是难以估计。再有,这些“散乱污”企业集群与中央对京津冀地区经济发展的定位也严重不符,应该做出调整。

田为勇说,不可否认有一些产业,比如廊坊文安县的胶合板产业是有市场的,老百姓需要,对这样的产业,需要地方政府进行升级扶持,规范生产。

对“散乱污”的整治,环保部已经给出了治理大限,今年10月,治理无望的一律取缔。

5月底之前,环保部还将发布一次“散乱污”的清单名录,这一次将是一份更清晰、更完整的问题清单,环保部将以此为依据,与地方政府签订整治的责任书。京津冀及周边的28个城市需要作出承诺,整治清单上的散乱污。

在田为勇看来,如果5.6万家散乱污企业都能管住,加上此前一直盯住部分的钢铁化工类大企业也能确保达标,那么今年的蓝天目标是可望可及的。

中青在线北京5月24日电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宁波华美好不